慕岩炮轰抖音百合网今何在?_开云登录app下载/招牌锅底_开云登录(官方)官方网站-IOS/Android通用版/手机app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 菜品展示 > 开云登录app下载/招牌锅底

慕岩炮轰抖音百合网今何在?

  “难道就因自己的一个产品牛逼了,从客服到总裁,都不愿意正视自己产品和运营上的问题,选择逃避了吗?”

  这一番话,出自百合网联合发起人慕岩近日发布的朋友圈。而慕岩指控的对象是抖音,以及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抖音集团CEO张楠。

  虽然慕岩声称自己已经不能代表百合网,此次炮轰抖音和百合网没有直接联系,他身上还充斥着许多标签,但其最广为人知的身份依旧是百合网联创。在此之外,慕岩还是知名互联网创业者,以及参加过《非你莫属》等综艺娱乐节目的网红,他的言行注定会引发强烈关注,并被媒体、网友不断放大。

  突然对抖音开炮,难免令人怀疑慕岩目的是争抢热度,并联想到和他有千丝万缕关系的百合网。在慕岩顶着百合网联合发起人的标签怒刷存在感之前,百合网、世纪佳缘等婚恋网站,已逐渐失去人气。甚至整个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都遭遇了严峻的考验。

  在他晒出的聊天截图中,张楠上一次回复信息发生在今年6月7日。在此之后,慕岩连续向张楠和微信备注为抖音直播产品总监的Jim发送多条信息,反馈直播界面有背景噪音、数字人主播和真人主播的直播时长标准不统一等问题,对方均未做出回应。

  细看慕岩这几条朋友圈,其对抖音的控诉大多分布在在三点:账号无故被封,用户要付费解封;用户私信涉黄,平台没有第一时间处理;向张楠反应以上问题,对方却长时间没回复,抖音官方客服也无响应。

  “欢迎大家举报抖音在产品、技术、运营等的不靠谱现象”、“不止一人向我反映,自己的抖音号莫名其妙被封,然后就有人联系要收费解封”、“每天都能收到大量美女来信,可能有一些是女主播求关注,极尽挑逗之事……”,在广为流传的几张朋友圈截图中,慕岩写满了自己对平台客服及高层的不满。

  慕岩这番吐槽有几分真假,现在很难判断,抖音也尚未就此事作出官方回应。但有必要注意一下的是,7月初抖音才宣布大力整治涉黄、低俗账号,可见平台上确实不乏踩红线之人。根据“抖音黑板报”7月11日的消息,平台已于近期集中整治多个低俗色情账号,其中22个高粉账号被无限期封禁,并取消了所有权限。

  然而,这出戏发展到现在,吃瓜群众最关注并非抖音“三宗罪”是否属实,而是一出“恶人先告状”的故事:慕岩如今对抖音作出的指控,或多或少都曾发生在百合网及其收购的世纪佳缘身上。

  2021年5月,百合网收到一张行政处罚罚单,因侵害消费者权益、未经用户允许擅自开通会员并自动扣费被罚32万元。在黑猫投诉反馈平台上,搜索百合网、世纪佳缘能看到数千条投诉,大多数都提到强制扣费、服务货不对板、虚假宣传、售后/销售人员服务态度差等问题。

  其中,百合网售价高达2万元的“结婚保”服务,因为只规定服务限期、未标明服务次数而遭到广泛质疑。红娘将告知会员联系方式视作牵线成功,扣除相应权限的服务评判标准,也饱受争议。

  作为国内最早一批互联网婚恋平台,百合网一度风光无限,并牢牢占据行业老大的位置。但如今,不仅百合网、世纪佳缘自身的业务发展陷于停滞,整个互联网婚恋行业都热度大减。

  2005年,田范江和慕岩在北京联合创立了百合网,官网也在同年上线,以“心灵匹配”为卖点,在那个仍憧憬浪漫、相信爱情的年代迅速赢得了不少年轻人的关注。加上此时世纪佳缘已经成立两年,完成了用户教育,百合网可谓占尽天时、地利。

  而人和,就来自两位懂营销、懂包装且善于捕捉用户心理的创始人。当时国内网民数量已相当庞大,但人们对互联网世界还心存戒心,对线上婚恋交友多有抵触。百合网则为自己贴上权威、标准化的标签,通过种种用户保障措施、定制化服务以及和官方机构的合作提高用户信任度。

  2006年,百合网首次推出一对一红娘服务,开设了大量线下门店,成功打通线年,百合网率先实行实名制认证,也客观上保证了用户权益,杜绝虚假信息;2015年5月,百合网在成立十周年之际宣布放弃沟通收费模式,打造所谓的“婚恋生态圈”,也是业内首创。

  2015年11月,百合网成功在新三板挂牌上市,站上了人生巅峰。上市后,百合网开启了疯狂融资模式。公开多个方面数据显示,登陆新三板短短一年半之内,百合网完成了两次公开募资,共筹集19.05亿资金。而筹集来的钱,除了用于日常运营、业务扩张,还有一个重要去处:收购世纪佳缘后。

  在上市后仅仅一个月,百合网就通过旗下子公司完成对世纪佳缘的收购,后者随即完成私有化退市。2017年9月,百合网正式更名为百合佳缘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互联网婚恋市场老大和老二的“豪门联姻”宣告完成。

  强强联合之后,百合佳缘的市场地位愈发稳固,也确实为行业发展做出了不少贡献:比如确立了实名制的行为规范,跑通了商业闭环,也带来了很多新鲜玩法。然而,事情并没有沿着预设的路径发展。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百合网走向了“歧路”。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确切的衰败时间的线年或许是需要我们来关注的节点。那年的财报显示,百合佳缘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纯利润是-8248.21万元,同比暴跌226.91%。

  业绩暴跌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是2017年轰动一时的“程序员苏享茂自杀事件”——该事件女主角翟欣欣,正是通过世纪佳缘的帮忙钓得金龟婿的。

  翟欣欣事件的出现,是世纪佳缘错过PC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窗口后,面对流量下滑和营收减少的双重威胁,放宽用户资质审查标准的必然结果。这一事件成为世纪佳缘会员信息审核敷衍、VIP门槛低的铁证,也让百合网、世纪佳缘等互联网婚恋网站的口碑跌至谷底。

  2017年苏享茂跳楼轻生后不久,官媒亲自下场。央视新闻痛批世纪佳缘“两宗罪”:实名认证流程存在漏洞,VIP用户收费标准不低却未能做好背景调查。不久后,多部委更是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青年婚恋工作的指导意见》,收紧对互联网婚恋行业的监管。

  与此同时,取消沟通付费、发力线下业务的转型之路也走得不算顺畅。幕后股东的更迭,更间接导致了内部的分裂。

  2018年,融资困难的百合佳缘迎来新金主缘宏投资,后者是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旗下投资机构。缘宏投资在这一年5月花了约40亿元收购百合佳缘8.69亿股流通股,成为其实控人。不久后田范江辞职,初创团队退场。新资方带来了自己的团队和发展规划,却和原有团队理念冲突,为日后的内耗埋下伏笔。

  去年7月,世纪佳缘闹出了CEO、COO、CFO集体“失联”事件。不久后,复星国际证实因个别管理层涉嫌职务侵占,已向公安机关报案。这一出出闹剧,让昔日风光一时的“互联网婚恋第一股”坠落神坛,恐怕很难回到昔日的位置了。

  2019年10月,百合佳缘突发公告,宣布“为专注于公司长期发展的策略、节省不必要行政及另外的成本”,申请终止挂牌。和上市、合并时的高调不同,百合佳缘的摘牌过程十分低调。

  摘牌后,百合佳缘不再对外披露业绩,加上最近几年,年轻人的婚恋大事得到社会各界广泛讨论,晚婚、不婚现象盛行,着实让人对其前程捏一把汗。不过年轻人不着急结婚是一回事,舆论、社会层面的压力又是另一回事。至少从调查数据分析来看,这些年互联网婚恋、交友的需求并没有减少。

  根据智研咨询的报告,截止2022年底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规模为80.5亿元,用户规模则超过3000万。虽然规模增速在2018年触顶后逐渐回落,但这些年还维持正增长。从用户画像来看,25岁以下用户和25-30岁用户占比最大,合计达到62.3%,年轻人并没有完全抛弃百合网、世纪佳缘们。

  统计显示,百合网和世纪佳缘两款应用合计平均月活约为691.4万,仍在国内互联网婚恋行业仍独占鳌头。珍爱网、伊对分列二、三位,但月活规模和头名拉开较大差距。

  只要市场还有需求,百合网、世纪佳缘就不会消失。但如果不与时俱进,并且尽早吸取这次的教训,改进信息审核、付费会员体系,终究很难留住用户。

  除此之外,百合网、世纪佳缘还得重新寻找自我定位: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更喜欢陌生人社交、语音社交等新潮玩法,下沉市场用户更依赖熟人社会组织的线下社交,传统婚恋网站需要寻找自我的差异化优势。

  中信建投的研报显示,2020年国内陌生人社交应用总用户数突破6亿,远超传统的婚恋平台。从用户分布来看,陌生人社交平台男女用户基本对半,超50%为34岁及以下年轻人,和世纪佳缘、百合网撞型十分明显。

  捕捉客户的真实需求和消费心理,曾经是百合网、世纪佳缘的拿手好戏。现在,它们还能重拾这张王牌吗?

  用户的要求也不复杂。比达咨询的报告数据显示,Z世代对互联网婚恋交友平台并不排斥,但也不喜欢复杂的付费会员体系和包办式服务。此外,除了传统线下交友模式外,还有超过半数用户希望婚恋交友网站可以融入直播、游戏等新形式。在交友对象的匹配标准上,除了经济条件,性格、个人形象、三观也是很重要。

  针对用户这些要求,改变正在悄然发生。不久前,世纪佳缘上线了组局功能,会员用户只一定要通过实名认证就可以发起组局,平台将根据发起人提供的地点、期望组局对象、消费方式等标准筛选理想组局对象。

  和传统的一对一红娘服务相比,组局形式的约会将主动权交还给用户,提升了用户的参与感和掌控感。虽然一个小小的功能更新,不可能完全解决百合网、世纪佳缘的难题,但总算是迈出了新一步。

  尽管经历了高层动荡,复星国际还是明确说不会放弃百合佳缘,还制定了一系列改革计划,并且很快任命了新的管理团队。去年5月,百合佳缘正式更名为复爱合缘集团,并透露将从单纯的互联网婚恋平台转型为集婚恋、婚嫁、娱乐社区于一体的全新企业。

  复星集团给复爱合缘制定了一个目标:在三年内占据国内婚恋市场35%的市场占有率,较当前提升近10个百分点。从这一系列雄心勃勃的计划来看,复星集团未来一段时间肯定会给复爱合缘提供足够的资源。但资方的耐心是有限的,能不能扛过转型这一关,未来两年至关重要。

  而对于已经退出的初创团队来说,这家企业早已面目全非,完全不是昔日熟悉的画面。慕岩炮轰抖音,和百合网已无实际关联。除了偶尔在网络上发表惊人言论刷一下存在感,慕岩在其余时间也早已消失在公众视野。就如同“互联网婚恋第一股”的辉煌历史一样,逐渐被世人所淡忘。

  或许这个小插曲仅仅是为了提醒我们,百合网曾经有过辉煌的经历,也有过不堪回首的往事。但这些争议也好,荣耀也罢,都终将过去。学会向前看,才是最重要的。